抢在滴滴前面IPO 嘀嗒出行能靠顺风车业务笑到最后吗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祖爽)滴滴出行的上市传闻不绝于耳,但没想到却被嘀嗒出行抢先一步(www.manj.cn)。10月8日晚间,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公开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在此之前,嘀嗒出行已被传考虑在香港进行5亿美元IPO(首次公开募股),整体估值超过百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

顺风车业务起家的嘀嗒出行如今已“抢到”六成多市场份额,并依靠小而美的垂直化模式实现盈利。不过,面对重新杀回顺风车市场的滴滴出行和众多新玩家,嘀嗒出行的“进击”之路还能一帆风顺吗?

顺风车业务市场份额第一

虽然嘀嗒出行方面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不方便多加评论,但具体细节从招股书中也可知一二。

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的主营业务分为顺风车和出租车,而顺风车业务是嘀嗒出行的“支柱”。2019年,嘀嗒出行顺风车业务毛利率高达83.1%。与此同时,嘀嗒出行平台实现交易总额(GTV)110亿元,其中顺风车业务为85亿元,收入占比高达91.9%。今年上半年,顺风车业务占整个收入组成的比例也达到了87.8%。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报告,2019年嘀嗒出行在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市场占有率为66.5%,在出租车网约市场则排名第二。截至今年6月30日,嘀嗒出行已在全国366个城市提供顺风车服务,大约有1920万位注册顺风车车主和980万位认证通过的顺风车车主,累计搭乘乘客数3670万人次。

与此同时,嘀嗒出行自2019年起已实现盈利。2019年及今年上半年,嘀嗒出行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和1.51亿元,对应经调整净利润率分别为29.7%及48.6%。

“在大多数出行平台尚处于亏损时,嘀嗒出行率先实现盈利。借助盈利的优势,嘀嗒出行上市有助于进一步扩大其品牌知名度,在市场竞争中获取主动地位。”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表示,从国内网约车品牌上市的时间来看,神州租车更早,但目前国内出行行业并没有太多亮眼的表现,依然靠补贴的方式来争夺市场份额,短时间内难以改变盈利状况。

如何坐上顺风车头把交椅

背景资料显示,嘀嗒出行成立于2014年,前身为专注私人小客车合乘、车主和乘客顺路搭乘的“嘀嗒拼车”,2018年品牌升级为嘀嗒出行。其初创团队包括时任谷歌中国大中华区销售总监的宋中杰和谷歌团队成员朱敏、李金龙、李跃军等。

目前,嘀嗒出行的管理层持股达34.43%,蔚来资本通过旗下资金持有21.60%的股权,为最大的外部股东,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持股10.23%,崇德投资持股7.15%,其他主要股东还包括易车、高瓴资本、京东、携程等。

嘀嗒出行从成立之初即从细分领域顺风车切入市场,而当时的滴滴出行和快的还在进行补贴大战。随后,滴滴出行也瞄准了顺风车市场,通过给予车主高额补贴疯狂抢占市场。不过,2018年发生的多起安全事件让滴滴顺风车停止了扩张脚步,滴滴出行在全国范围内下线了顺风车业务,进入安全整改。

在滴滴顺风车下线期间,嘀嗒出行却顺风顺水,收获了众多顺风车车主和用户。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嘀嗒顺风车分别实现订单2360万份、4820万份和1.79亿份,2018年、2019年订单同比增长分别为104.2%和270.5%。2019年9月,嘀嗒出行用户正式突破1.3亿人次,车主数量突破了1500万人次。

陈礼腾表示,相比于滴滴出行大而全的一站式移动出行服务商定位,嘀嗒出行是小而美的垂直化模式。嘀嗒出行专注于出租车与顺风车市场,属于轻资产运作模式,不用背负太大的财务压力,也更容易盈利。

遭遇对手夹击仍有隐忧

虽然抢在滴滴出行前递交了招股书,但面对新玩家的不断入场,嘀嗒出行的境地仍然是“前有狼,后有虎”,顺风车龙头位置摇摇欲坠。

2019年下半年开始,沉寂一年多的滴滴顺风车逐渐尝试复苏,在多城重新上线顺风车业务,并推出青菜拼车、快的新出租、花小猪打车等多个子品牌。其中,升级后的快的新出租直接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对出行市场发起新一轮冲击。

根据招股书,嘀嗒出行App注册用户总数为1.8亿人次,而滴滴出行在2019年时透露的注册用户数已达5.5亿人次。易观千帆数据也显示,今年8月App应用月度排行榜中,滴滴出行仍然坐稳出行领域的霸主地位,月活跃用户高达6543.1万,而嘀嗒出行的月活人数仅为658.6万。

此外,高德地图、百度地图、哈啰出行等企业相继推出了聚合打车模式,借助第三方平台的运力缓解打车难等供需不平衡的问题。今年9月,高德地图旗下高德打车在北京上线北汽出租,还与新月联合、北方北创等北京多家大型出租车企业达成了巡游车网约化合作,上线车辆将超过3万辆,即北京市近50%出租车实现网约化。

“出行赛道竞争激烈,除了身处第一梯队的滴滴出行外,还有首汽约车、曹操出行、T3出行、首汽约车、享道出行等第二梯队,以及美团、高德地图、百度地图等聚合平台。过于单一的业务使嘀嗒出行抗风险能力不足的同时,也将限制嘀嗒出行的发展空间。”陈礼腾如是说。

除了竞争对手们来势汹汹,嘀嗒出行自身仍存隐忧。据媒体统计,2019年5月至今年9月,嘀嗒出行运营主体北京畅行公司存在64条行政处罚记录。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也提到,“公司面临与顺风车市场法规有关的不确定因素。不遵守法规或发牌制度或其变动可能对该公司的业务、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陈礼腾表示,顺风车作为嘀嗒出行的核心业务,其安全合规问题一直不容忽视,滴滴出行此前的安全事件就是前车之鉴。目前相关法律及法规适用于网约车服务,对于顺风车业务尚无完整全面的法律法规。随着监管部门逐步重视对于顺风车的监管,嘀嗒出行在业务遭受重创的同时还将面临大量合规成本。

公司名称:济宁万和超声电子设备有限公司
主营产品:超声清洗设备,超声提取设备,无损检测仪器